本期嘉賓
  唐奇芳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胡令遠 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
  呂耀東 中國社科院日本外交研究室主任
  主持人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魏香鏡
  實習生 趙睿
  策劃:羅彥軍
  最近,日本安倍晉三政府在謀求解禁集體自衛權道路上動作連連。日本聯合執政的自民、公明兩黨20日上午就變更憲法解釋以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展開首次會談。實際上,早在5月15日,安倍的專家委員會就向其提交瞭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報告。安倍表示,將不排除通過修改憲法解釋,“有條件”地批准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可能性。
  然而,與日本政府“解禁”的堅定態度相左的是,數千名日本民眾近日舉行抗議活動。日本共同社最新發佈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48.1%的受訪者反對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同時,安倍晉三內閣的支持率較上個月有所下降。在當前的內外環境下,安倍政府尋求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底氣”在哪裡?一旦解禁了集體自衛權,將對中國安全環境、中日關係帶來哪些衝擊?就這些問題,本期南方時事圓桌邀請了三位日本問題專家為您作出解讀。
  美國支持刺激日本加速解禁步伐
  南方日報:安倍此前也曾尋求解禁集體自衛權,此次有何不同?當前,他為何高調重申通過修改憲法解釋批准行使集體自衛權?
  呂耀東:安倍政府在第一任期內就主張要解禁集體自衛權,只不過那時的立場未得到美國和國內民眾的認同。近日安倍高調地推動解禁集體自衛權,最主要的國際背景是美國對日本的態度。奧巴馬4月23日到25日對日本,在美日發表的共同聲明裡,其中有一條內容是美國“對日本討論行使集體自衛權表示支持和理解”。這表明安倍在國際層面實際已經獲得美國的完全支持。現在他開始倒逼日本國內認同這一事情。安倍給執政伙伴和國民的暗示是:由於安全環境惡化,美國這個盟國都已經認識到日本必須行使集體自衛權了。安倍所謂的“安全環境”,依然是朝鮮核問題和中國威脅論。
  胡令遠:安倍政府這次明顯想把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想法“坐實”。現在方案已經由安倍的智囊團提出來了,之後就需要內閣作出決議。內閣是安倍的內閣,因此,內閣決議比較容易形成。內閣作出決議後,有些內容會牽扯到法律,比如自衛隊的權限等問題,這些都需要法律的承認,即需要國會兩院的同意。現在參議院和眾議院基本上也在自民黨的掌控之下,一旦前期的步驟都完成後,此後通過法律指日可待。
  唐奇芳:在解禁集體自衛權問題上,安倍的聲調一直沒低過,最近他提得尤為密集,可能有一個重要因素——他馬上要參加香格裡拉防務會議,在會上將針對日本的安全和防務政策做系統闡述。由於香格裡拉防務會議漸現影響力,為了向國際社會大力宣傳日本的聲音,尤其是宣傳日本政府在解禁自衛權上的立場,安倍政府早就開始了提前預熱和鋪墊。其實,今年以來在安倍一系列出訪中,他都會把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作為最主要的議題之一,以獲得其他國家的理解和支持。
  執政聯盟內部已開始實質討論
  南方日報:執政黨自民黨和公明黨已經開始就此事磋商,這是否意味著安倍政府認為解禁集體自衛權的條件已經成熟梢越朧抵侍致勱錐瘟耍�
  呂耀東:以前日本國內的民眾和聯合執政的公明黨非常反對此事,安倍在這種輿論壓力下,推動解禁自衛權的步伐相對較慢。但是安倍政府第二次上臺以來,針對國內外重點的國家和政治團體“做工作”,現在條件確實更加成熟。為此,前一段時間安倍表示5月份這個問題一定要提上議事日程。他敢於說這話的原因,一是日美已經協調好了,安倍面臨的外部壓力有所消除。此外,安倍政府第二次執政後,日本參議院和眾議院都由自民黨控制,現在國內的政治條件允許安倍政府具體操作此事了。從近日自民黨和公明黨磋商的具體議題來看,執政聯盟內部已經就解禁集體自衛權開始了實質討論。
  胡令遠:安倍政府明顯已經進入從“說”到“動”的階段了。首先,戰後美國一直在利用日本,美國雖然有抑制日本右傾化和軍國主義複蘇的言論和行動,但總體來看,美國在需要日本時,就會放任和縱容日本尋求成為“正常國家”的行動。其次,自民黨已經開始和公明黨協調了,我註意到20日自民黨和公明黨磋商的內容有三方面:“應對灰色事態”、“參與聯合國維和活動”、“包含行使武力的集體自衛權”,這三方面內容非常具體,屬於實質性的磋商階段。
  唐奇芳:公明黨雖然和自民黨有一些區別,但這些區別並不是本質性的差異,比如公明黨在解禁集體自衛權問題上非常謹慎,並不想像自民黨那樣如此激烈地進行。其實兩者的看法在根本上沒有差別,只是在方式、步驟上有不同意見。
  單憑日國內反對聲難阻安倍野心
  南方日報:公明黨能跟自民黨達成一致嗎?安倍政府欲實現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目的,遇到的阻力有哪些?
  呂耀東:我認為,安倍政府在執政聯盟內最主要的阻力就是公明黨。公明黨一直認為行使集體自衛權與自己的政黨理念相違背。但是,如果公明黨一直不能與自民黨達成一致,只能放棄執政地位,這時將會有更多的政黨願意取代公明黨與自民黨聯合執政,這是可能出現的後果。實際上,公明黨認為自己求得一個執政地位也不容易,因此,在各種利弊權衡下,公明黨更願意用自民黨能接受的理由拖延解禁自衛權報告的通過。比如,公明黨反對理由是:日本不應急於修改集體自衛權,而應將主要精力處理福島核泄漏問題。
  胡令遠:一是來自執政聯盟的阻力。公明黨歷來對中國比較友好,對這個事情持謹慎態度。為取得公明黨的同意,安倍表示解禁集體自衛權是“有限解禁”,實際上是逼公明黨同意。不過,如果公明黨堅持到底,那麼自民黨可能會聯合其他黨派共同執政。因此,為了政治前途考慮,公明黨可能會妥協。另一個重大阻力是法律理念的壓力。如果安倍內閣通過修改憲法解釋的途徑,達到修憲目的,這一舉動本身在法理上會遭遇民眾的質疑:如果任何一個內閣都可以修改憲法解釋,那法律的尊嚴和威嚴在哪裡?
  唐奇芳:安倍政府目前面臨的阻力主要是傳統的左翼力量,比如日本文化人為“維護憲法九條”而創建的“九條會”的反對聲音。從代際上來劃分,日本社會的主要反對力量是老一代為主。令人比較擔憂的是,現在日本政界,聽不到年輕政治家的反對聲。在這種背景下,對於安倍推動解禁集體自衛權,不能全部指望依靠日本國內的力量阻止,應該要讓國際社會知道安倍的野心。
  安倍不回頭中日“政冷經難熱”
  南方日報:最近,日本各界人士頻繁訪華,這被媒體視為“中日關係走暖的跡象”,您是否同意這個觀點?能否預測下中日關係的前景?
  呂耀東:近期,來華訪問的日本團體里有一些處於主流政治圈的日本人士,包括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公明黨副黨首北側一雄等。他們來華訪問推動了中日政界和民間的交流,但是不能不正視的現實是,這並不代表中日關係有“走暖跡象”。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的態度一直很明確:中日關係歷來很重要,造成當前中日關係惡化的原因是由日本政府的右傾化舉動造成的。如果安倍政府意識不到這一點,中日關係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依然有困難。
  胡令遠:最近的一些日本高官頻繁訪華,有兩個原因,一是日本一些國民和部分政治精英認為安倍處處與中國為敵,這樣的做法太過分,對日本也有損害,其希望中日關係能夠出現相對的變化;另一個原因是,今年11月將在北京召開APEC會議,到時若有日本領導人來華參會將會很尷尬,為避免出現這種情況,日本官員會提前來華,為參加APEC提前鋪路。不管是哪種原因,都說明瞭日本有相當部分的國民和政治家,想改變目前中日關係不正常的局面。不過,在安倍政府沒有改變對華態度的前提下,中日關係很難在短期內有變化。
  唐奇芳:安倍政府提倡實用主義外交,非常清楚和中國合作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因此,他在推進自己的軍事行動的同時,並不願妨礙與中國的經濟合作。這也是安倍對華外交的最大特點:軍事和經濟兩面同時進行。過去有一段時間,中國人認為中日兩國經濟相互合作領域加深,相互依存程度就會更加顯現,經濟上的火熱可以改善政治僵局。但事實證明,這個看法值得商榷。如果日本政府不停止右傾化的舉動,中日關係改善的空間仍然有限。  (原標題:謀求“解禁” 安倍已開始“從說到做”)
創作者介紹

6D班

khlk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