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
視頻:實拍天津市民連夜搶購轎車連稱算你狠




  從毫無購車意向到買車上牌,在天津大學任職的李丹老師只花了3天時間。丈夫開玩笑形容她,買車像“買蘋果”一樣。
  12月15日晚,天津市政府發佈的小客車限牌令讓李丹忍不住驚呼了一聲:“我的天吶,我太英明瞭!”就在此前一天,她剛剛為自己幾乎是搶來的那輛十多萬元的福特牌汽車選好了牌照號。
  15日19時,天津市政府突然宣佈了“關於實行小客車總量調控管理的通告”,宣佈自2013年12月16日零時起——也就是5個小時之後,這座城市的行政區域內將實行小客車限牌、限行措施。
  與此前業已限牌的北京、上海不同,天津這次是雙管齊下,“控制總量”和“適當限行”雙措並舉。汽車牌照增量指標採取無償搖號和有償競價相結合的方式——這結合了北京和上海兩大城市的限牌令做法。跟限牌相配套,2014年3月1日開始,將對機動車限行,限行尾號與北京一致。
  天津市政府表示,汽車增量配額指標及配置比例,將根據小客車需求狀況和道路交通、環境承載能力合理確定。“全市機關、事業單位不再新增公務用車,急需車輛在總量中調劑。企業、社會團體和其他組織新增車輛要參加搖號或競價。”
  “瘋狂星期天”
  “有購車意向的朋友請抓緊最後6小時購車。”在官方消息發佈之前,當日傍晚,位於天津市北辰區的申隆捷豹路虎4S中心就發佈了“緊急提示”和“搶牌熱線”,宣佈通宵營業。
  一位銷售顧問對記者解釋,只要是買現車,今晚交款,今晚開出發票,“我就保證您能上牌”。如果明天再買車、開票——“明天就開始搖號了”。
  這與天津市政府的解釋相吻合:在16日之前,已經交付全款並得到車輛銷售統一發票,或已經支付定金並簽訂小客車購銷合同,經公證機構認證為真實、合法的,單位和個人可以直接繳納車輛購置稅並辦理車輛登記上牌,無需申領指標證明文件。
  “今日限號,連夜營業。”在天津市外環線外的中北汽車城,別克汽車4S店在門上張貼了告示。一位銷售人員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今晚買車沒有優惠,“不加價就不錯了”。夜間23時以後,銷售人員表示,由於開票太多,印表機出了故障,已無法開票,即使買車也來不及上牌了。其隔壁的雪佛蘭汽車4S店的收銀台前仍有40多人在等候交費、開票。
  多位購車者反映,今天通往天津幾大主要汽車貿易市場的馬路都出現了擁堵。而可以選號的“網上車管所”,早已無法登陸。
  跟燈火通明、消費者持幣搶購的汽車銷售店一樣,天津空港二手車交易市場今天也迎來了“瘋狂星期天”,排起了長隊。一位辦理車輛過戶的工作人員平時周日歇班,今天下午卻突然被喊去加班,得知二手車過戶系統到24時就將關閉,等待執行新的政策。
  有市民猜測,天津之所以“突然襲擊”式地公佈新政,可能是擔心有人藉機囤積那些便宜的二手車,“醉翁之意”不在車,在車牌。
  然而,囤積車牌的事情已屢有發生。11月底,中國青年報記者在天津一家豪華汽車品牌銷售店見到一輛與環境格格不入的破舊的國產長城牌二手車。銷售代表介紹,這是其同事最近“收來”的幾輛二手車之一,一萬多元一輛,就等著天津限牌。他們業內流傳,從2014年1月1日起,天津就將限購。過了幾天,這位銷售代表又表示,更新的說法是從今年12月20日開始。
  如今,限牌令的到來比這些“業內”人士猜測得還要早。
  天津人近幾年聽到“汽車限購”的傳聞,已經類似於聽到“狼來了”的故事。車市早已出現多次傳言,認為天津可能會借鑒北京、上海等城市做法,實施汽車限購、限行,但每次都被證偽。
  2013年8月6日,天津市委、市政府發佈的《美麗天津建設綱要》首次明確表示,應對日益嚴重的交通擁堵趨勢,“適時考慮”採取限購、限行等辦法,控制機動車數量過快增長。這是官方首次對車市限購措施表態,但並未確定時限。
  11月底,天津再次出現汽車限購傳聞,並引起車市的波動。當地《城市快報》12月1日報道了一個極端的案例:天津一家一汽夏利4S店最近接到一個大單,某貿易公司一次性購買了50輛夏利車,指定要最便宜的、售價不足3萬元的無助力車型。10月以來,該店月銷量從以前的七八輛漲到20多輛,其中價格便宜車型最好賣。在二手車市場,夏利車行情看漲,有的只比同款新車價格略低。
  12月以來,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早前接受媒體採訪時的一段話,突然在很多天津人中流傳。尹海林的說法是,天津機動車保有量上升速度很快,市政府準備出台政策,控制機動車保有量的增長。而限購後車牌是搖號還是拍賣,“還在研究”。
  政策“一點都不給大家時間”
  與“還在研究”的表態相比,很多正在選車的天津人被此次新政的出爐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市民陳強(應採訪對象要求化名)先生12月13日、14日連續兩天密集、忙亂地看車,考察了高、中檔不同品牌的車系,14日終於交了1萬元定金,選定一輛售價40多萬元的進口品牌汽車。銷售代表告訴他,該車無現車,車子還在上海海關,等一段時間就到。他以為限購最早也會是2014年1月1日,自己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
  今晚8時許,陳強得知限牌令後,立即致電該品牌銷售代表,對方告訴他,車子已經來不及上牌,會將定金退回。但他已顧不得定金問題,四處打聽,得知30多公裡外的天津空港國際汽車園的一汽大眾店有款現車,連夜帶著錢,找了一位熟悉路況的出租車司機,打車趕了過去。那款現車的官方指導價為18.58萬元,還在路上他就得知,需要加價1.5萬元左右。
  沒想到,去往空港國際汽車園的車太多,平時不堵車的夜間,路上也已“堵成一鍋粥”了。陳強乘坐的出租車只能艱難前行,每次啟動只能走四五米。當晚9時40分左右,他看到一個往天津機場趕飛機的女孩,因為堵車延誤了飛機,在路邊痛哭。很多交警被派去指揮交通。
  21時53分,陳強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他已決定回家,不買車了。他能見到燈火通明的空港國際汽車園,就是走不過去。
  而搶在限牌令之前的李丹也感慨,這次政策“一點都不給大家時間”!12月9日,周一,她從同事分享的微信中看到了尹海林副市長的那段話,她敏感地覺得政策“就要出台了”,因為“今年已經念叨了一年了”。
  李丹10年前考取駕照,家裡已有一輛汽車,此前一直沒考慮再買一輛。這次由於生活需要,也在限購刺激下,她決定加快速度。
  從12月10日開始,李丹在天津的各大汽車品牌銷售店之間挑選。她對記者說了一長串汽車品牌的名字,“大眾、日產、雪鐵龍、起亞、豐田、福特、別克、雪佛蘭……”“主要的牌子都看了”。
  每一個品牌的銷售代表都告訴她那個傳聞,說“業內人士”都在傳,2014年1月1日起限購,有人還拿出手機給她看那個信息。
  她說,這也許是車市為了促銷想出的招數,但是這種事“寧信其有不信其無”,反正自己也要買車,那就早買幾天。幾年前,北京限購之前的瘋狂搶購,讓她印象十分深刻。
  一個銷售代表反問過她,我們樂意傳這種話嗎?我們也不願意是真的。限購以後買車的人少了,我們就得下崗。
  而她能夠看到的是,這幾天各家店里的現車每天都在減少,優惠每天都在縮水,顧客倒是越來越多。有銷售代表告訴她,原本預定車的顧客,紛紛改成要買現車了。一位上海大眾的銷售代表告訴她,17時以前交定金,給你優惠一萬元,“明天就不是這個價了。”她最終看中了福特“福克斯”,一家店前一天還能給她優惠8000元,第二天就落到了4000元。
  為了買到現車、早點上牌,她給天津所有的福特經銷商都打了電話,都被告知沒有現車,最後在較大的一家店找到了現車。銷售代表告訴她,這是“銷售竅門”,看你確實想買,才告訴你。
  最後,李丹以比半年前約高一萬元的價格,買了一輛展車,選了一個她不是最心儀的顏色。但她已經很滿意了。
  在那家人潮涌動的福特汽車經銷店里,她一買完車就告訴對方,“快點給我鎖上”,否則其他客人進來進去,會把車弄髒。
  作為受到限牌令直接影響的購車者之一,李丹一方面覺得“搖號挺討厭的”,但是也表示,汽車限購有利於緩解交通壓力,治理空氣污染,即使會造成不便,但她表示擁護。“咱們老百姓都希望空氣好”。她同時指出,在限購的同時,市政府更應該做的是發展公共交通,方便大家出行。
  天津馬路亂象能否“一限就靈”
  天津市政府表示,實行小客車總量調控管理,是根據天津市經濟社會發展情況,為優化城市交通環境,緩解交通擁堵狀況,改善空氣環境質量,實現機動車保有量的合理有序增長。
  官方同時表示,天津已進入汽車“爆髮式增長期”。2006年至2012年,機動車保有量由120萬輛增加到236萬輛,每年增量由7萬輛增加到30萬輛。2011年第四次綜合交通調查顯示,天津中心城區主幹路高峰時段平均車速為19.5公里/小時,與2000年相比下降了18%,低於20公里/小時的國際擁堵警戒線。市區主要交通節點已發生了較為嚴重的交通擁堵。如不採取限制措施,中心城區主幹路高峰時段將出現惡性擁堵。
  從環境方面,根據《2012年天津市環境狀況公報》,2012年天津市全年環境空氣質量達不到二級良好水平的天數為61天,占監測總天數近20%。PM2.5是影響環境空氣質量的主要污染物,機動車尾氣排放約占16%。
  關註此事的天津作家徐鳳文表示,自己是無車一族,新政對自己“沒有壓力”,但很想知道,限牌令出台的同時,天津是否對於城市交通的綜合整治準備了具體的實施方案。限牌是一種“極端”措施,更應在提供停車設施、公共交通引導等方面多下些實在的功夫,不然就是“惡政”。
  徐鳳文還表示,這麼大一個政策,說出台就出台,說限號就限號,公示了嗎?聽證了嗎?天津馬路亂象會否“一限就靈”?
  此前,天津市委、市政府提出,除了要控制機動車數量過快增長,還鼓勵綠色出行,優先發展公共交通,提高公交分擔率。到2016年,新增公交車4000輛,優化公交線路164條,實現城鄉公交全覆蓋,屆時地鐵累計通車裡程也將達到230公里,基本形成中心城區環放式地鐵線網。
  在發佈限牌令的同時,天津市政府表示,將實施“公交優先戰略”,到2016年,把公共交通日客運量由2012年底的550萬人次提高到850萬人次,使市民群眾享受到更加便捷、更加經濟、更加舒適的公共出行服務。
  這些措施包括,加快軌道交通建設、 提升公交運行能力、建立公共自行車服務系統等。如2014年上半年完成2號線機場延長線建設,加快地鐵5、6號線建設,推進中心城區形成環放式軌道交通網絡格局。至2016年,地鐵日客流量達到150萬人次。在公交方面,天津還將建設快速公交(BRT)系統。
  在關於新政的宣傳提綱上,寫了這樣一段話:“出行條件和空氣環境的優劣直接關係到每一位市民的切身利益。同在一方熱土,共建美好家園,同呼吸、共行動,保護環境,人人有責。提高公共環境意識,倡導低碳生活方式,攜手應對環境問題,是我們建設美麗天津的必然要求。全市各方面要深刻認識小客車總量調控管理工作的重要意義,全面做好各項工作,確保政策順利實施。”
  不管怎麼樣,限牌令來了。“狼真的來了。”一位因為買車還是不買糾結了很長時間、最後也沒有付諸行動的天津市民對朋友們說。她的一位朋友則表示,從今晚開始,自己想買一輛“二手夏利”占個牌照的夢,算是碎了。
  本報天津12月15日電
(原標題:天津小客車限牌前上演“最後的瘋狂”)
創作者介紹

6D班

khlk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